找寻模式 / 加缪和他的作品——《局外人》和《鼠疫》

阅读, 人生, 技术

加缪和他的作品——《局外人》和《鼠疫》

2012-12-15 posted in [阅读模式] with tags: [加缪, 法国, and 诺贝尔奖]

或许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阅读西方作家的作品了,等读起加缪的作品, 更多的细节与琐碎,不注重情结的引人入胜,自己有了些许的不适应, 具体说是有些许的没有耐性,每每临睡前就成了催眠的良药。

jiamiu

看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局外人、鼠疫》这本2篇加缪代表作的合集,一中篇 一长篇,恰是加缪的代表作,读罢,除了感受西方作家的细致入微的描述, 无关痛痒但又更加公正立场的故事铺展,荒诞但又真实的故事立意,故事之外, 我们也便开始思考荒诞背后的真实,或者荒诞的根由。

说起荒诞,我们又怎么不会想起我们的周遭每日在上演的历史——桥塌了,桥下冻死人了, M妻N子了,各种姐哥了,我们的钱被用作各种N奶了,转帖被劳教了,等等。与加缪笔下 的荒诞又有多少差异呢?当加缪的荒诞可以引起读者的正能量时,我们周遭的荒诞却已经 激不起一点波澜,给老婆看网易新闻时,老婆已经淡定地说,“这不是已经发生了好多次了吗?”

同为诺贝尔奖得主,莫言的魔幻主义则是道家的出道之意,加缪的荒诞主义则是儒家的入世,所谓魔幻便是 折腾一个不存在的世界而淡化其映射之意,而荒诞则离不开现实的生活的背景。谁上谁下,谁浅谁深, 读者自有观点。但持有无所谓“纯文学”之观点的我,寄希望于文学可以促进社会、政治的推演, 那自是更加粉加缪的荒诞现实主义更多一些。

最后说到中西方的文学,此处也以莫言和加缪为代表。就阅读体验而言,我所读到的中国作品的可读性 那自是甩开西方文学几个长安街,我们的作家都是很好的故事家,让读者读的欲罢不能,末了,或许能够 咂出一些感想来;加缪为代表的西方作家的作品,则更多的细节与琐碎的对话,节奏比较慢,各种尿点, 但尿点之余,读者总能感受到一种荒诞的真实,继而能够思考各种缘由,思考荒诞之源。当然也并非 所有的西方作品都如加缪的作品一般,特别是20世纪末期以来,统治世界的好莱坞的电影基本上也能够 说明故事的引人入胜和别出心裁也已经之于他们是轻车熟路、信手拈来。

我不禁在想,加缪这般的作品倘若放在今天的中国出版,怕是没有人会看吧,浮躁之心溢于言表的我们, 应该不会读完,但读到的句子,也会有一番评价,“狗屁的情结,没有一点意思”,此时,巴黎郊外,周末,绿树, 公园,阳光,树荫读书的孩子大致会“呵呵”下我们吧。

参考资料

  1. 加缪
  2. 《局外人、鼠疫》
  3. 莫言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op

Press q to hide the help

Key Action Key Action
Small Scroll j Scroll Down k Scroll Up
Big Scroll b Scroll to Bottom t Scroll to Top
Post Navigation n Next Post(if exists) p Previous Post(if exists)
Page Navigation h Go to Blog's Home Page a Go to Blog's Archive Page
Page Navigation c Go to Blog's Category Page ? Show this help
Misc s Go to Search Box q hide the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