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模式 / 《东方快车谋杀案》读后

阅读, 人生, 技术

《东方快车谋杀案》读后

2013-07-28 posted in [阅读模式] with tags: [阿加莎, 推理, and 法制]

阿加莎的作品一个好朋友之前推荐了好久,特别是刚刚读完的这本《东方快车谋杀案》,朋友说是 阿加莎的代表作,读她这本不容错过。自朋友推荐那日起,心中便计划着读,一直拖,拖到了今天才 算是读完,而此时,朋友已经远去了深圳,我仍在西安。

ajiasha

读欧美作家的作品一直以来有个刻板的印象,那就是拖沓不紧凑,或许是翻译的原由,读着时可能就 读不下去,因为了那一大段一大段的周围环境的描写、或者角色心底的独白,而置读者对于情节发展的 迫切要求于不顾。我不知道是否这大致是文化的差异,西方人或许更有耐心(?),或许他们在安逸的 环境下更加乐于阅读一些情节无关的描述,而且乐此不疲。但,国人则不同,情节外多一字都显得多, 无关乎情节的描述都是耍流氓。

上面大致也能说明我对于西方一些文学的看法,但久而久之,也渐渐习惯于这种慢节奏的情节推进,或许 读书本身并不是一种如过山车那般的瞬间爆发式的刺激,而是细水长流般积出的一潭湖水,偶尔激起的 涟漪也不会太过剧烈,如是,慢慢中也能觉着不同的惬意。

说到这里,似乎看出了我的一些矛盾——究竟是喜好慢节奏抑或快节奏?扪心自问,人都是有趋向于瞬时 快感的基因驱使,相较而言,慢节奏的小说或许我读着更顺心和有快感;但快节奏的小说也并非就毫不问津, 而是在适合心境下,如同品茗那种期待和偶一为之,但更多地我们还是在喝可乐。

《东方快车谋杀案》

这本书倒应该是介于我上面所说的慢与快之间,情节倒也不拖沓,但偶见的冗长对话也会折杀一部分耐心, 读着读着就在反问这与情节何干?

其实这种近乎失去耐心的时候在看这本书时还是很少的,更多的是对于故事起落的担心,也就是对于作者的担心, 担心的是如何收?

看好多书或者电影电视剧,前期铺展太开,到了后期往往作者就陷于其中,无法自圆其说的收住。读东方时, 一直一个念头在心底反复发问:“这么多有嫌疑的人为何一同登上了东方快车?”

推理小说我倒是不热衷于自行解密,而只是顺应作者的行文,慢慢由作者告诉其中的微妙之处,以及个中的原因。 白罗便担此重任,一一将我引致事件的焦点核心。

最后,解释了我上面这个最大问题时,我倒是豁然开朗,基本满意这个解释,虽即有些仓促。在我看来,倘若能够 将快车上的人与阿姆斯壮家的关联加以较详细介绍那会圆满许多(就像《越狱》上对于各个角色插叙式的背景交代), 这样我们也大致能够理解这些“非血缘”关系的人奈何如此痛恨于杀人犯而施行了此谋杀?

至于后续达成一致的包庇(白罗,主任和医生),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于理,虽即杀人犯的行为绝对残忍,无法 原谅,但以暴易暴的谋杀也自是不可取,特别是每人一刀的情节更是恶劣之至。哪怕某人罪大恶极,但惩处的当然 不应该是司法外的个体,否则所谓法制岂不成了空谈,何况以法制健全文明的西方社会?当然,寄希望于法制但 钱的使用得以活命,亲友的愤怒那是可以想象的,只是我在想,有没有更好的方式来加以惩处?即使以暴易暴, 群体的这种报复行为自是不可取的。而以司法者形象示人的白罗、主任和医生的这种放任更是让我大跌眼镜, 道德上正面的报复行为放在法律层面则是与其它谋杀毫无区别,哪怕你同情,但放任犯罪行为是极不可取的。

或许,我有些吹毛求疵了,只是一本小说,何以计较这多?但计较,我想这是当下国人最缺的一种特质,否则, 那些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所谓“父母官”也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践踏P民们的权益。

最后

不论我个人的这些感慨,整体而言,《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构思是精巧的,行文也比较明快,很值得一读。

参考资料

  1. 《东方快车谋杀案》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op

Press q to hide the help

Key Action Key Action
Small Scroll j Scroll Down k Scroll Up
Big Scroll b Scroll to Bottom t Scroll to Top
Post Navigation n Next Post(if exists) p Previous Post(if exists)
Page Navigation h Go to Blog's Home Page a Go to Blog's Archive Page
Page Navigation c Go to Blog's Category Page ? Show this help
Misc s Go to Search Box q hide the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