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模式 / 安娜卡列宁娜

阅读, 人生, 技术

安娜卡列宁娜

2014-04-09 posted in [阅读模式] with tags: [托尔斯泰, 安娜卡列宁娜, and 人性]

在读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后,终于有幸拜读了俄罗斯另一位文学巨人托尔斯泰的大作《安娜卡列宁娜》, 读了一个多月,逐个字眼,逐个情节,于是终于在昨天翻过了最后一页,轻轻地在多看的末页的打分处打上五星,坐在 阳台上的藤椅上,心口很是郁积着一些想法,而此刻竟无法与说,望着不远处南北奔行的汽车,已经泛绿的秦岭山, 心中不能平静。

anna

故事

老婆说她读过两遍,于是在我自己的阅读过程中,就有了交流的对象。我时常感慨俄罗斯人的开放,于是我告诉老婆:“卡列宁 居然对于安娜如此的包容,倘若置于当下,自己的老婆和别人同居,那自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的。”但这或许就是事实,至少 那时俄罗斯的贵族尚知道这种包容的必要,而今,我们却失却了那份追求幸福的勇气与魄力,而只是隐忍着,将就着,退缩着, 终是抱憾终身;或许我们会麻木到熟悉这种将就,进而习惯,于是初心难觅,只余下每日的空度人生。

除了安娜,卡列宁,沃伦斯基的关系,列文或许才是托尔斯泰所要着力书写的对象,或者说是自己的化身。列文也算是一个斗士, 拷问自己的心灵,拷问终极问题,拷问人生的意义,当寻觅不得时,甚至欲了却这无意义的生命,即使与吉蒂终结良缘,有了孩子, 也还是不忘初心,不忘对于生命的探索与拷问。末尾时,终于如醍醐灌顶般,列文知晓了,宗教信仰的意义,知晓了理智的局限, 知道了生之意义。

至于安娜,悲情之余,也算是顺理成章。当一个貌美如花,有无限魅力的安娜,受于伦理道德之限,无法出入社交圈之时;当喜欢 和人喝茶畅谈八卦,却无人问津,只能空守寂寞,阅读厚重书籍之时;当由于爱子无法相聚,而又无法爱当下的女儿,陷入无限的 思念之时;当昔日的爱人,变得如此的不近人情,而又冷漠寡情之时,安娜走到了火车站的月台,想起了过往,想起了悲剧的自己, 想起了无穷的仇恨,而此刻的选择或许能够拯救这逐渐淡化的爱情,或许这样才能唤醒爱人的柔情,或许也是一种惩罚,一种出口, 一种态度。于是安娜成功了,“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余下的是沃伦斯基无尽的自责,和永难平复的心情。

感想

《安娜卡列宁娜》之所以伟大,不只是托尔斯泰为我们所描绘的故事情节,更为重要的是对于生命、人生、意义的反思,是对于世俗 与幸福、个人追求与命运枷锁博弈的探索,如此若干的终极问题,以及自己的态度与理解,终是让我们读者感受到了不单是人物的悲惨 命运,还有对于个人初心的回顾、对于人生意义的拷问、对于个体的关怀等等。

放眼于世,大凡伟大的作品,必然不单于有精彩的情节故事,更重要的是对于更为永恒、更为持久、更为终极问题的探究和追问,于是 文学之余,尚有哲学的余温萦绕手畔。

参考资料

  1. 《安娜卡列宁娜》
  2. 《白痴》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op

Press q to hide the help

Key Action Key Action
Small Scroll j Scroll Down k Scroll Up
Big Scroll b Scroll to Bottom t Scroll to Top
Post Navigation n Next Post(if exists) p Previous Post(if exists)
Page Navigation h Go to Blog's Home Page a Go to Blog's Archive Page
Page Navigation c Go to Blog's Category Page ? Show this help
Misc s Go to Search Box q hide the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