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模式 / 费马与初心

阅读, 人生, 技术

费马与初心

2014-05-10 posted in [阅读模式] with tags: [费马, 数学, and 初心]

作为一个理工狗,对于数学的基础意义还是深有体会的,于是也就不会承认自己不喜欢数学,似乎一个明显的 例子是:哥也经常读数学的著作(虽不是专著),例如刚刚读完的《费马大定理》,还有书架上蒙灰的《数学的不确定性》。

feima

稍有数学基本学习的人大致都会知道费马大定理的故事的,因为费马居然干得那么漂亮,再加上欧拉,柯西等无数天才的竞逐, 于是300多年它便成了王冠一般熠熠生辉,虽近在眼前,又遥不可及。数次的“诈和”后,终于95年时,历史终是有了里程碑 般的一笔。

95年那时我尚在小学吧,或许已经满足于那纸质的奖状,整天想1毛钱10个的链子糖,还有那弱智但用玩不腻的傻B游戏,尚不知 倘若自己有机会成为旷世的数学家,10岁已是壮年,已经不能再浪费那生命。

但,我终究成不了数学奇才,也就顺利地活过了20岁,依旧落得研究生时的群论考试书就在衣服里堂而皇之地抄着答案而不知所以然。

但,跳进码农这行当时,看着无数高大上的ACM,各种编程大赛,各种楼教主似的神人,抬起45度仰视的眼神,看着这些有光的人与 答案,知道还是逃不脱这数学,各种数论,各种统计排列。心想,或许今生已然无出头之日,还好,码农似乎更多是熟练工种,“无他, 唯手熟尔”,于是也终究是饿不死的。

扯回费马

费马潇洒的嘲笑,一晃就是300多年,半个孙猴子的造化,终于卧薪尝胆,闭门造车七年,有了这业内公认的证明。而这证明,如同相对论一般, 世上真正懂的人也是不多的。

人们都在猜想费马是否真有一个巧妙的证明,而那显然要优于这160多页的证明,如是,似乎我们人类并非总是聪明于先辈,我们的能力并非 向上的,这着实是个让人失望的真实。

吃甜瓜时,给老婆提到这本书的故事,老婆问:“费马定理有啥用?” 我无语,但似乎这问题又合情合理。我们在自己的路上问了无数个“这有啥用?” 于是我们终是成了“我们讨厌的人”,于是我们早已抛却了初心;当看到《花儿与少年》,看到华晨宇,看到许晴,那种初心的快乐,那种初心的光芒 竟是那般耀眼!于是有了微信上的“我成了花花的脑残粉”。

我们的世间有多少的磨砺,有多少的不公,有多少的羁绊,路上可能被砍,公交上可能被偷,孩子可能被喂药,饮用水可能有毒,于是我们提心吊胆, 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只为安稳渡过余生,只为子女的成长教育,于是初心已然不知所踪。于是,一群人替我们去旅游,替我们感受罗马, 一个花花,简单乐观快乐沉浸;一个许晴,不为时间磨砺,优雅而真切。这故事,这人,替我们做着我们想做的事,替我们做着我们想做的人,而我们 则成为我们讨厌的人,做着我们讨厌的事,夜深人静,看着这些秀纪念我们曾有的初心。

现实就这般残酷,而真切,面前的圈套清晰地迎接着我们义无反顾的跳跃,跳过去的没有几个,余下我们井底仰视的眼神。

参考资料

  1. 《费马大定理》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op

Press q to hide the help

Key Action Key Action
Small Scroll j Scroll Down k Scroll Up
Big Scroll b Scroll to Bottom t Scroll to Top
Post Navigation n Next Post(if exists) p Previous Post(if exists)
Page Navigation h Go to Blog's Home Page a Go to Blog's Archive Page
Page Navigation c Go to Blog's Category Page ? Show this help
Misc s Go to Search Box q hide the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