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模式 / 寂寞的十七岁

阅读, 人生, 技术

寂寞的十七岁

2015-01-19 posted in [阅读模式] with tags: [白先勇, 寂寞的十七岁, and 短篇小说]

知道白先勇挺久了,但知道他与白崇禧的关系倒是近期的事情;白崇禧可谓是近代中国 的枭雄,如白先勇所言“是带领过百万雄师”的;而白先勇则被称作是“鲁迅到张爱玲间的作家 不会有超过5,6人”。久闻其名的“台北人”至今尚未拜读,而今天刚读完的是其早期的短篇小说 作品集,名曰《寂寞的十七岁》

jimo17

白祖籍广西桂林,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又是执牛耳的出版社,此次联姻可谓是水到渠成,有了 同乡的情谊,有了美好文字欣赏的机会。

白先勇

数次在锵锵三人行上听到过许子东提到过台湾的白先勇,说其文字真切,细腻,大致与张爱玲的相仿; 当然马家辉是喜欢张的,说是床头两本书一本是张的,一本是他老婆的。

没有阅读过张爱玲也算是种遗憾(已经在今年的阅读计划之中),曾经视其为类似与三毛这样的作家, 或许这种先入为主的假设是有失偏颇的。现在读过了白先勇,大致就有个粗浅的认识,至少文字也可以 是如此的。

无论何种叙述手法,传达给读者的则是真切的感觉,例如故事情节的悲情,或者真切的无奈和彷徨,或者 对于生命的体恤与认识。

寂寞的十七岁

这个集子是白25,6岁时的作品,我或许没有书评人的敏锐,我更多觉得是一种风格的树立,就像若干年前读 安妮宝贝,这种文字总是识别度高的,于是白也就树立了自己的风格。有情节完整而跌宕起伏的故事,有 意识流表现彷徨无奈的文字,还有那些朦胧而真切的性的感受(异性或同性)。

合上书籍,萦绕脑海而不散的是如下的几篇《金大奶奶》(我将其视为在压抑下的一种反抗与声音的宣泄),《我们看菊花去》 (姐弟情深,一种是真切,一种是无奈,还有些许的残忍),《玉卿嫂》(对于自己性福或者幸福的追求,虽然 有些偏执和极端,但那种快意的爱恨和简单的逻辑却是然人不胜唏嘘的。但什么又是对,什么又是错呢?), 《寂寞的十七岁》(这大致就是青春期的彷徨与无助,我们在寻找什么,却不知道我们究竟在寻找什么),《那晚的月光》 (或许有了同性的描写,但不露骨,不歌颂,小心地客观地说着,谁要求就必须异性相恋?)《上摩天楼去》(有时候 什么就变了,即使我们不知道变的时间和原因,但就是变了,残忍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除了接受,又能如何?孩子 长大与父母的生疏,夫妻的七年之痒,浮躁逐渐平淡起来的内心,或许时间就是如此)

或许二十六岁之于一个作家就像十七岁之于一个普通的人,那么多的彷徨无奈,那么多的憧憬与心愿,还有 那大把的时间,或许再喧嚣的世界,十七岁时总是寂寞的,因为我们走上了追寻的道路,但却不知道路在何方。

参考资料

  1. 《寂寞的十七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op

Press q to hide the help

Key Action Key Action
Small Scroll j Scroll Down k Scroll Up
Big Scroll b Scroll to Bottom t Scroll to Top
Post Navigation n Next Post(if exists) p Previous Post(if exists)
Page Navigation h Go to Blog's Home Page a Go to Blog's Archive Page
Page Navigation c Go to Blog's Category Page ? Show this help
Misc s Go to Search Box q hide the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