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模式 / 或许我也是带灯

阅读, 人生, 技术

或许我也是带灯

2015-08-23 posted in [阅读模式] with tags: [贾平凹, 带灯, and 长篇小说]

有人说贾平凹的文字性灵,说是文笔好,我却是如何也难以体会真切的,只是 读的时候是愉快的,也是真切的,甚至还会笑起来,就像今天读到的一句话, “你就像大糁子锅里的几粒豌豆,让我直着眼睛贪婪”,我微笑之余,感受到的是 一种直达心底的真切和准确,所谓致命一击,直达心底。

之前读过不少的平凹的作品,像最早的散文短篇小说,以及不久前的《秦腔》《古炉》 ,直到这篇的《带灯》,虽说不上是平凹的忠实粉丝,但每每读及作品总不曾失望过, 总能在心底激起波澜而难以平静许久。这次自是不例外。

daideng

贾老说自己的作品总是关乎农村农民,似乎是宿命使然,我倒读的很是心仪而满足。 就像我时常怀念小时自己躺在炕上看着窗外雨水打湿梧桐树叶而沉醉其中;或是某个 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拿着小板凳来到某个过事而放电影的街道,虽然吵闹,虽然 各种蚊虫,我竟意犹未尽地摸索着来摸索着回,哪怕再远也不曾爽约;还有初中读书要 走10几里的路,要爬过一个高坎,一日爬到坎上透过酸枣树缝看到彩虹的那刻竟然感动 涕零,忘记了几分钟前淋湿的衣服,沉浸在洗过脸一样的阳光下,看着坎下矮矮的房舍。

而如今,我已然看不见天上的繁星,光与声污染充斥着,已经没有了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了 鸟鸣山更幽,于是,贾老的文字便成了一种泛黄的照片一般,带着真切的质感让我想起了 那似乎没有多远的过往。

远离了老家,远离了那些老路,父母已然老去,沧桑的面容佝偻的身躯,还有催人老的孙子外孙 时刻在一声一声的爷爷奶奶送别着这不多的日子;姑父是教师,还记得几年前自己订婚时是姑父 做的证婚人说着俗到家的言辞,而今天已经去世快一年了。时常感慨时光的飞逝,高中时自己 作文不错,语文老师经常当范文读,改过的一个词语叫做白驹过隙,我那时是不知道其中的无奈 与感慨,而今已经体会至深了。

贾老说自己老了不愿再过寿,而在文学方面的追求也更严苛了,要有所突破,万千读者中的我,没有 多少所谓立意、文学的要求,只是保存那种真切的感受即可,哪怕世人只看微博微信,就像 带灯之于元天亮一般,仍有无数的读者在远远地期待着、倾听着,只要知道你还身体硬朗,还可以 写,他们大致就满足了。

如是而已。

参考资料

  1. 《带灯》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op

Press q to hide the help

Key Action Key Action
Small Scroll j Scroll Down k Scroll Up
Big Scroll b Scroll to Bottom t Scroll to Top
Post Navigation n Next Post(if exists) p Previous Post(if exists)
Page Navigation h Go to Blog's Home Page a Go to Blog's Archive Page
Page Navigation c Go to Blog's Category Page ? Show this help
Misc s Go to Search Box q hide the help